字体
关灯
护眼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烟云小说】输入地址:m.yyun.net

    林介如往常一般打开书店的老旧木门。

    门沿上的铜铃发出沉闷的响声,门框上哗啦一下落下许多水流,顺着门上镶嵌的玻璃窗划下几道混合灰尘的痕迹。

    天色昏沉。

    外面在下雨,雨水噼里啪啦地打在马路上,一片雾蒙蒙的水汽遮盖了视野。

    书店门口已经积蓄了足以没过鞋底的水洼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雨。”

    林介皱了皱眉,看着自己被打湿的衬衫和长裤有些发愁。

    “本台报道,从昨夜开始,本次强降雨天气将会持续大概一周左右,气象部门已发布暴雨黄色预警,有可能升级为红色……”

    隔壁店铺传来了电视机的声音,很快被雨声淹没。

    这种天气,就意味着书店没有生意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林介从门背后拿出一个三角支架和一块木板,在门口搭了一个简易阶梯。

    又把门上挂着的告示牌翻到了“营业中”。

    虽然书店在这种天气下,肯定是没有太多客人了。

    甚至可能一天都冷冷清清。

    与其开门营业,不如回去睡觉——大部分人肯定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“但是万一有人在雨中忘了带伞,正好需要一个避雨的地方呢。”

    林介从租借书架上拿下一本书,打开暖光灯,在柜台上挂一块毛巾,又泡了两杯热腾腾的茶。

    坐在柜台边。

    他将书页翻到上次读到的地方,将其中一杯茶推到了对面,如同推给一个素昧平生的友人。

    现在,这里有书籍,也有热茶。

    足够温暖一个迷途者的心灵和身体。

    林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,露出了微笑。

    没错,他就是这么一个善良且浪漫的人,虽然普普通通,但在顾客当中,却是众所周知的老好人和人生导师,专业兜售鸡汤。

    对生活,就应该充满期待,不是吗?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季织绪双手交错,拧断了怀中人的脖子,转身的瞬间拔出长刃切下了另一个人的头颅。

    “咕噜噜……”

    头颅滚落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她伸手将两具尸体推向两边,走出小巷。

    身后,数十具尸体交错堆叠,逐渐炭化,燃起火星,化作飞灰。

    昭告着一场雨中巷战的结束。

    鲜血从湿透的黑色修身礼服中渗出,滴落,蒸发出酸蚀一般的水汽,被雨水冲刷,顷刻间消失。

    体温在迅速升高,血肉开始生长蠕动,令她清晰地感觉出了自己断掉的肋骨数量。

    但这些并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早已注射过污秽之血的猎人来说,这样的伤势只需要一个小时就可以完全恢复。

    “时间,我需要时间。”

    她抬起头。

    雨幕之中,前方的书店中透出微光,隐约能从玻璃窗看见里面的一排排书架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四周一片昏暗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雨,这么多的店铺。

    唯独只有这家店还开着,门口挂着“营业中”的牌子,门前搭着方便行走的简易阶梯,与周围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并且。

    恰好就在这条巷子的正对面。

    “巧合还是陷阱?”

    季织绪没有时间分辨,她相信,她的猎人同僚们有着足够灵敏的嗅觉,足够能在雨中闻到她血的味道。

    在这海洋般的大雨当中,就像是鲨鱼一样游弋而来。

    她必须尽快争取到足够的隐藏时间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手中的长刃折转,一截截如脊椎般的刀刃旋入内部,镶嵌紧密,眨眼变成了一把表面漆黑粗糙的金属手杖。

    大雨滂沱。

    季织绪推开了书店的门。

    店内很安静。

    手杖敲击地面的声音响起的同时,她看见了这家书店的老板。

    在柜台后看书的是一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衬衫,长裤,全都是黑色。

    黑色的碎发稍显凌乱,皮肤苍白,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正拿起茶杯,翻阅书页。

    柜台上还放着一杯茶,还在热腾腾地冒着白烟。

    柜台前的高脚凳上没有人。

    但季织绪在这一瞬间竟然莫名觉得,这杯茶、这个座位是为她准备的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扫过这书店的全部。

    狭窄,拥挤。

    不仅书架上放满了书,连地上也堆积了许多,通往二楼的楼梯被书架挡住了一半,窗户被一层灰尘覆盖,显得阴翳。

    被唯一光源笼罩的柜台和那个年轻人,在黑暗之中透出一丝莫可言说的神秘。

    柜台上竟然还放着一块毛巾……

    “滴答!滴答!”

   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